当前位置: 当前位置:首页 > > 正文

2020-09-26 08:44:52 来源:故事大全网站作者:点击:314次

爸爸洗完碗后要检查他的作业,潘小丸战战兢兢地把作文本递给他,爸爸看后愣住了,过了一会儿竟然哈哈大笑,说:写得很有趣啊,小丸,不错哦。

所以所以所以,那一天,影子女巫在山坳缝隙中种下的不仅仅是一缕微光,还有了伞柄的那一点红色,不仅仅只有红色,还有了那一声尖利的啊的尾音。白天她躺在山坳里睡觉,晚上她坐在山尖上数星星。

山坳并非是影子女巫唯一种植影子的地方,她对种植地唯一的要求是:安静,荒凉,没有人走过,没有鸟飞过。黑夜像一口大锅,将各种影子炖在里面,烹饪出一道黑暗佳肴。那一瞬,到底发生了什么呢?那一天傍晚,与平常并无不同。

有时候女巫觉得自己是女巫界最强大的女巫。影子女巫弯下长长的腿,等待着那一瞬的微光到来,可以撒向山坳,就在那一瞬间,一把伞从斜刺里飞奔而下,直冲冲地冲向山坳那道缝隙里,随着伞飞舞而来的,还有一个小男孩尖利的啊好巧不巧的是,那正是微光倾泻的刹那啊。

她根本不知道这个伞柄和那个小男生的啊。

影子们在这里肆无忌惮地疯跑,不用担心偶然的调皮会在太阳下露出马脚。小梦成为继小珊之后第二个我最好的朋友,尽管她一直很内向。

这一点是在学校舞蹈队选人的时候我发现的。其次是,权力关系多元化。

多年以后我回想起来,忽然觉得,不妙。现在回想,其实班长补位人选,以我的成绩和威信,我最有资格,至于为什么我没有升职,大概是因为我当时实在太蒙圈

作者: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头条新闻
图片新闻
新闻排行榜